金顶

【视频:拉赫玛尼诺夫S. Rachmaninov - Vocalise . Narek Hakhnazaryan】http://c-h5.youku.com/co_show/h5/id_UMTg3NDM4NDQ4NA==#vid=XNTIxMzA0OTIw(来自于优酷安卓客户端)

【视频:Chris Botti克里斯波提波士顿现场Cinema Paradiso天堂电影院】http://v.youku.com/v_show/id_XMjU2NDY0NTQ0.html?x&sharefrom=android(来自于优酷安卓客户端)

翎一了:

柴五一乐章

前两天阅读课刚好做到民族音乐家专题,第一个是老柴,第二个是拉赫。老柴那个里面只大概提到了他的几个作品,柴一(这个我之前卖过他的二乐章→冬之梦  啊我真是没想到冬之梦原文居然是зимние грёзы...一直以为是зимний сон的我还是太年轻太单蠢了!грёза比сон高到哪里去了! ),柴一钢,柴四,奥涅金,天鹅湖,柴六,黑桃皇后。四六都有,没提到五有点失望的其实...用那篇文章里的说法,四和奥涅金时期是老柴创作的巅峰,六则是其驾鹤西去前的灵魂之作,那么五应该可以说是承上启下或者说风格愈加鲜明的一部作品吧。这是老柴的“命运”。吉凶穿插,悲喜交加。

就听感而言,柴五开头是压抑的,能联想到的是阴霾、落雪和灰烬。从演奏者的角度而言,开头弦乐垫在单簧管下面,弓子不敢走开,只能轻轻地靠在弦上,然后做强弱,做音头。大管加入进来之后更加阴暗,低音压在胸口上一直沉下去,好像要坠到胃里,或者灵魂更深处的地方。

后一段稍微活络了一些,(上次有个小孩子挥的时候这段简直快得要飞起来),音符开始流动,不再是一派死气沉沉的景象。弦乐进入主题后铜管和定音鼓的音色雄厚饱满地撑起喷薄的情感。

以上从我部的分谱来看,不过只是第一页。

 

在第一波咆哮之后的一个突弱,往后开始变得悠扬,生机蓬勃,当时好像客座说是“仿佛从佝偻着腰踽踽而行渐渐挺直身板加快脚步向前跑去”。

私心插一句个人尤其喜欢弦乐接龙solo那几句。以及后面的一个变奏,特别恢弘,高歌猛进站在悬崖边上吹风呐喊的感觉啊。

感情发泄完了之后,结尾还是激烈的,不断地重复地那句主题,随后渐渐弱下去,一个接一个地声部退出,最后剩下大提和大管,在低音中,又转回低沉灰暗的色调。最后定音鼓的鼓点如同暴雨前黑云中的雷声,碾压着滚过听者心尖。

 

链的这个版本好像是现场?还是风衣?好像是有咳嗽声。

老柴“话多”的特点在这个一乐章里体现得比较明显,从一开头单簧管就奏出了整章的中心句,后面所有的变化都围绕这句话展开。

大一上学期刚进团没几个月,中音谱还没怎么认全,为了乐团十五周年下了三个老柴的大头。意大利,1812,柴五。本来说柴五是迟早要全部刚下来的,当时因为时间问题就先排了一个乐章。

啊,当时觉得好难啊...现在可能演着演着就要睡了...

后来二三四都稍微走过一些。本来说今年的新年可以上半场一个柴五下半场一个拉二钢(你们怎么不上天)。三四弦乐有的部分又是要上天,太难没法刚,又试了罗密欧与朱丽叶,又说排德九,后来还是替换了意大利草草了事...

好久没演过柴五了也是...还挺想一乐章的。

古水:

*clavier sentiment*(黑白柔情) 之
格里格「致春天」
("To Spring" Op. 43/6)

        地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西部,临近北极圈的挪威,全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冰雪覆盖的寒冬,每一寸阳光都显得弥足珍贵,迟来的春天更教人殷殷期盼。当春日的第一缕旭辉穿过灰暗的云层,洒在冰封的湖面,整个世界霎时像被激活了一般,随着莹亮水珠渐渐聚成涌动的清流,人们像是听到了春的脚步,隐隐约约,断断续续,仿佛腼腆的少女般踯躅徘徊。然而渴切的人们却早已从她轻柔的吐息间捕捉到了春之讯息,雀跃着奔向户外,欢笑着张开双臂,去迎接她的到来。湛蓝的天空下,是澄澈如镜的峡湾海水和绿意盎然的绿茵芳甸,枝头蓓蕾的绽放与林鸟欢快的鸣唱是对春临大地最热烈的颂赞!
        爱德华·格里格(Edvard Grieg 1843.6.15-1907.9.4)的抒情小品,往往撷取生活中最细小的片段,辅以简洁质朴的旋律,描绘出诗意而具画面感的音乐情景,一生创作的十卷抒情小品集,跨越了其创作生涯的各个阶段,既有早期民间舞曲的模仿,中年生活场景的联想,亦有晚年的追忆感伤,可谓题材多样,情趣各异。这首「致春天」收录在作曲家1886年完成的第三卷之最末一曲,也是最常被演绎的一阕! 

演奏: 达妮埃尔·拉瓦尔**
          (Danielle Laval)

古水:

克拉拉·舒曼「小提琴与钢琴浪漫曲三首」之
第三首: 热情的快板
(3 Romances for Violin and Piano, Op. 22- III. Leidenschaftlich Schnell)

        尽管曾经说过:“女人并非为作曲而生。”克拉拉·舒曼(Clara Schumann 1819.9.13-1896.5.20)笔下的许多音乐作品,却还是让人听到了其作为一名出色钢琴演奏家、妻子、母亲和艺术提携者之外,非凡的音乐创作天份。
        1853年完成的为小提琴与钢琴而作的三阕浪漫曲作品,当是这位传奇女性最富女性柔美气质与优雅魅力的室内乐小品。当时正与丈夫罗伯特(Robert Schumann 1810.6.8-1856.7.29)旅居莱茵河畔杜塞尔多夫市的克拉拉,出于家庭原因及对丈夫事业的支持,已在最大程度上缩减了个人的音乐活动,偶尔的即兴创作,想必亦若闲情小赋一般,充满翩翩诗意幻想与生命感恩的不凡之作。第三首中弦乐在静谧而似淡淡水波纹的钢琴伴奏之上,咏唱着对于爱人的眷慕与相守,亲切而明亮的弦响宛若初春的朝阳,随着声声琴瑟和鸣,赞颂着寸寸沐浴在诗与花的生命时光。爱情有时或会让彼此受伤,却依旧用它最迷人的馨香,吸引着世人最渴切的目光!
        匈牙利小提琴家约瑟夫·约阿希姆(Joseph Joachim 1831.6.28-1907.5.15),作为当时舒曼夫妇颇为赏识的后辈演奏家及克拉拉一生的挚友,自然成为Op. 22之题献对象,受赠者完美的诠释和推广亦为这组作品赢得了后世流芳!

小提琴: 丽莎·巴蒂娅什维利**
             (Lisa Batiashvili)
钢琴: 爱丽丝·纱良·奥特**
          (Alice Sara Ott)

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

《帕萨卡利亚》是由亨德尔的《 g小调第七羽管键琴组曲》的最后一个乐章改编的小提琴和中提琴的二重奏。

古水:

*classical in mood*(不一样的古典)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格拉纳多斯「安达卢西亚」
(Granados: Andaluza)

        陆续完成并汇编于1890年代的「西班牙舞曲集」(Danzas Españolas Op. 37),是西班牙民族乐派代表人物恩里克·格拉纳多斯(Enrique Granados 1867.7.27-1916.3.24)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该作最初是为钢琴而作的12首舞曲(四卷各三首),撷取了西班牙不同地域的民间音乐元素,在肖邦、舒曼等浪漫派大师的作曲技法上,融入鮮明而独具特色的音效与色彩,把一个动荡时代下的彷徨不安和对往昔繁华的感伤怀恋潜藏在热情而富诗意的乐句之下,教人喜悦中感触到一份隐隐的哀伤。
        第五曲「安达卢西亚」,整套作品中流传最广也是器乐移植版本最多的一首,伊比利亚半岛南端的安达卢西亚民间舞蹈节奏,被作曲家赋予了小调的迷人魅力,地中海阳光下裙袂飞扬的明快热烈同玉砌雕栏的黯淡消逝构成了一幅对比强烈的历史画面,随着兰馨幽递的习习晚风,渐渐隐没于浪漫主义的暮色黄昏中......
        1916年3月24日,结束美国之行的格拉纳多斯,还沉浸在新歌剧「戈雅之画」纽约首演成功的喜悦中,其所乘的邮轮在穿越英吉利海峡时,被德国潜艇的鱼雷击中,本已脱险的格拉纳多斯为搭救落水的妻子,再次跳入冰冷的海水中,结果两人双双遇难。今天恰值这位伟大的西班牙音乐家逝世百年,谨以这部家喻户晓作品之管弦乐版聊作纪念,指挥是同样英年早逝的西班牙指挥大师Ataúlfo Argenta。

演奏: 伦敦交响乐团***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指挥: 阿托尔弗·阿根塔***
          (Ataúlfo Argenta 1913.11.19-1958.1.20)

古水:

*sound of maestro*(大师原声) 之
莫扎特「D大调长笛四重奏」
末乐章: 回旋曲
(Flute Quartet in D major, K. 285: III. R
ondeau)

        古典时期甚为流行的长笛四重奏是与弦乐四重奏非常接近的室内乐形式,只消以一支长笛替代第一小提琴声部即可。莫扎特共写过至少四部长笛四重奏,其中K. 285编号下的三部(K. 285、285a、285b)同他的两部长笛协奏曲(K. 313、314)一样,是受荷兰长笛演奏家斐迪南·德·让(Ferdinand De Jean)委托而作。
        完成于1777至1778年间的「K. 285」,通常被认为是最具莫扎特气质的作品之一。当时频繁往来于巴黎和德国城市之间的作曲家,像个陀螺般一刻不停地转动,好像永远不知疲倦,结交曼海姆乐派,接受各类作品委约,甚至还与韦伯家的二小姐阿洛希娅(Aloysia Weber)谈了场恋爱,哪怕在财务陷入困境,甚至母亲意外病逝后,这颗年轻的心依然在竭力寻求远离萨尔茨堡以及父亲约束之下的自由空间。
        不菲的创作佣金,自然也教擅于快速谱曲的莫扎特未敢有丝毫敷衍,天性中对于音乐完美的追求渗透于整部作品,从长笛在首乐章好似莺啭的吐息与弦乐行云流水般的交织,到慢乐章中散发着忧郁气质的抒情吟唱与拨弦伴奏,再回到充溢着俏皮欢悦情绪的回旋曲,音乐与情感总能丝丝入扣,自然而不事张扬地统一在最富诗意的旋律之上,乐观地抚触自己的心灵,也为世人带来最愉悦的精神慰藉。 

长笛: 威廉·本内特***
          (William Bennett)
演奏: 格鲁米欧三重奏***
          (Grumiaux Trio)

九夏樂音:

        古琴曲《梅花三弄》又名《梅花引》,早在唐代便已流傳民間。據明太祖之子朱權所纂《神奇秘譜》記載中就有東晉名士桓伊為王徽之(王羲之第五子)於笛上“為梅花三弄之調”的典故,琴曲名亦由此得之。
        樂曲以泛音演奏主調,並在古琴不同徽位上將曲調重復三次,是為“三弄”,從而表現出梅有傲骨,不惧霜雪的高潔品性。引子部分優美柔緩而富於節奏對比,為全曲結構之凝煉概括;第一段在低音區呈示曲調,以冷靜肅穆的音色勾勒出一幅夜雪晨霜,草木凋敝,惟有梅花靜靜綻放之畫面,其中附點節奏之運用賦予旋律更為傳神之表現力,猶如梅花在寒風和冬雪的摧折下,依然舞玉翻銀,生機勃發地挺立枝頭;再現樂段在以八度大跳造成旋律起伏的同時,結合“滚拂”演奏技法,於遒勁中營造出風雪交迭之意境,以此反衬出梅花迎風鬥雪之堅毅形象;尾聲處音樂情緖漸趨平穩,裊裊餘音中仿佛讓人隱隱聞見梅花的幽幽淸香......《梅花三弄》音樂情趣貼近古代士大夫階層,梅花的象徵意更是迎合了中國歷代文人雅士之追求。作為最具流傳度的琴曲,《神奇秘譜》有評語云:“梅為花之最淸,琴為聲之最淸,以最淸之聲寫最淸之物,宜其有凌霜音韻也”。
        按演奏時節奏與速度的不同,《梅花三弄》分為新、老兩種版本,“老梅花”由廣陵派的張子謙依《蕉庵琴譜》演奏,節奏自由跌宕。虞山派的“新梅花”,節奏規整,曲式嚴謹,是目前較流行也常聽到的版本。當代古琴名家李祥霆先生(1940- ),17歳拜師查阜西(1895-1078)先生學習古琴,考入中央音樂學院後,又師從被譽為“虞山吳派”的吳景略(1907-1987)先生,同時,也受到另一位古琴大家--管平湖(1897-1967)先生的很大影響,在該曲的演繹中,李祥霆先生在查老傳授之基礎上融入了吳老的演奏熱情,更以自己擅長的即興表達賦予樂曲以豐富内涵與全新聆聽感受。

九夏樂音:

        淸幽皎潔的月色和身姿婀娜的月娥是民樂中較常表現的主題。在傳統的器樂曲中,琵琶素以顆粒狀而富彈性的音色使人有“大珠小珠落玉盘” 之听覺感受,而更易産生對月亮的感官聯想,故相應曲目流傳甚廣,著名的有大套文曲《月兒高》和絲竹曲《霓裳曲》等。
        在江浙滬一帶頗受喜愛的《霓裳曲》,又名《小霓裳》(區别於唐代《霓裳羽衣曲》),據傳為杭州絲竹藝人移植自民間器樂曲牌《玉娥郎》,上世紀二、三十年代由浙派箏名家王巽之等人傳至上海,在經由孫裕德等國樂前輩的發展和推廣後,逐漸流傳並成為上海絲竹界最常演奏的曲目之一。
        全曲分為:玉兔東升、銀蟾吐彩、皓月當空、嫦娥梭織和玉兔西沉五段,取意“唐明皇遊月宮聞僊樂”之傳說,絲竹版通常由琵琶、簫、二胡及揚琴等樂器合奏演繹,曲調高潔典雅,樂音淸麗飄逸,尤以前後主題間穿插展開的舞蹈性節奏音型而獨具古代宮庭舞風之神韻,宛若素娥伴月起舞弄影的美好畫面。整曲一、二段旋律抑揚頓挫而富彈性,仿佛於從容中道出了銀盘初現給人帶來的愉悅之情;第三段曲式轉向平和,表現出夜之深沈甯靜;四段以頻繁囬旋的樂句演進描繪月中僊子梭織忙碌之情形;末段由高音部起先上行並最終漸向下行,將萬籟俱寂,月已西斜,東方既白之景象生動刻畫,尾聲更對意境加以強化,給人以一曲將盡,餘韻猶存之囬味。曲中雙重合頭--合尾的格局與各器樂聲部重曡演繹之特點在賦予音樂更多情趣的同時亦倍添藝術感染力。

注:擔任琵琶演奏的是成功將琵琶介紹到西方音樂世界的杭州琵琶演奏家 吳蠻,該曲收録於她的最新專輯《琵琶蠻》。

       部分内容摘自網絡